Tag: 遊戲治療

兒童輔導

關於兒童的身心照顧處方籤

在兒童的身心照顧中成功的治療成效, 可能開始於醫事人員與孩童之間的信任關係建立與互動中品質。 要從理解到幫助, 我們或許無法從他們有限的言語、詞彙表達, 知曉問題的源頭。 然而, 他與你之間的肢體互動、關係交流, 也許可以透過很簡單的媒材應用與他們建立良好的連結。。。 於是, 後續有更多空間及機會與他們合作, 找出適合他們的痊癒處方。 當然,一般的親子關係也適用啦⋯

Read more
沙遊治療動力沙

【媒材應用分享】動力沙

在輔導實務上, 我們或許知道, 有些兒童若直接使用細沙, 特別是非常細緻的沙子, 「噴出」沙盤外是很常見的事。 身為以人本、關係取向為導向的心理和輔導陪伴者, 是否能容忍這樣的情況, 以避免過多個人情緒、情感干擾著輔導歷程, 當中也有許多的自我覺察和專業訓練~ 我想, 若能理解關係延伸的內在動力非單向影響, 也需同時好好觀照「陪伴者」這個人, 不一定每位治療者都需要成為那百分百無條件接納、包容的涵融者~ 而是清楚並充份認識、了解自己的底線及可能限制, 從中找出較好的解套法, 即可化解媒材本身特性:例如,就是容易噴、容易髒~ 除了細沙,我覺得「動力沙」是很不錯的替代選項。 特別,如果所使用的沙盤只是不大的大小容器,例如藍色塑膠盤(非標準尺寸或接近尺寸),裝入動力沙的份量也不會太多, 也能讓兒童遊戲時,有類似濕沙及乾沙中間值的觸感~ 可塑型也可體驗到鬆開沙子的感知經驗。 (備註:附圖就是塑型範例) 這樣一來,我們可以應用媒材本身特性, 突破可能的限制、發揮本身帶來的好處。 今天,暫時分享到這邊。 如果喜歡本文分享, 歡迎按讚或轉分享、收藏。 *** 更多文章,歡迎閱讀: https://sandplay.siterubix.com/blog 沙遊論壇,歡迎逛逛: https://sandplay.siterubix.com/forums

Read more

簡單的樂高lego玩具方塊,也是很好的遊戲治療取向媒材

圖文創作:豆子老師;主題:模擬沙遊室情境我與樂高在輔導實務上相遇的過程樂高玩具,是一個容易激發人民各種新奇創意的玩意兒。幾個簡單的積木,都可能促動大腦的創造力潛能。我記得自己早期在機構工作(非實習個案)的遊戲治療個案,就是在有限遊戲設備,也就是只利用簡單的基礎磚,就能建構出各式各樣他個人專屬的玩具與道具,開始他的遊戲。(嗯,真的是非常創意的孩子;有時越匱乏越能激發潛能啊~)從玩具到眼前這位人,我學到的…在他身上,我學習到很多。從這樣的經驗與陪伴中,我見證了人在心理復原的潛力。他是一名目睹家暴的小孩,長期拉扯在父母兩人之間的關係拔河中。在幼小的心靈世界與現實生活中,他不時要觀察大人的種種行為與言語反應,抉擇著自己的反應。在初期陪伴階段,你會發現即便幾塊簡單的積木,都可被他使用及組裝成各式各樣的戰鬥道具,例如戰鬥飛機、軍事場景佈置,以及家裡的情境擺設。在信任的陪伴與遊戲情境中,他能安心的表達自己。在玩具的創造過程,我親眼見證人為了解決自己遇到的內在衝突,會有自己的起承轉合與階段。雖然只是簡單的玩具作品「創作」與「劇情角色扮演」,在玩樂喚醒了個人創造力帶來的自癒能力。這些力量,是屬於案主自己的;並非治療師或助人者給予的成就。​你也可以構思不同的創意活動不少的樂高活動方案或教案,都會設計(1)模型建構(2)自由創作(3)角色扮演,三個階段。不同的研究也共同指出,無論是教學活動,或是特定目的的處遇,例如幫助自閉症小孩增加社交技巧等帶來身心發展的好處。有的人,也運用他在生涯上的自我探索。如果你正好構思著自己在輔導工作上的創意活動,不防考慮這樣的小玩具;也可以依循著這樣的三大結構(也就是模型建構、自由創作、角色扮演)進行設計,相信會很好玩喔~推薦延伸閱讀:什麼是沙盤遊戲(Sandtray Therapy )?

Read more
沙遊物件購買可找沙遊物件尋寶小站

沙遊物件與故事創作

圖 & 文:豆子老師任何玩具都有自己說故事機會和方式任何玩具或模型,有趣的地方在於人在玩樂時賦予了它們自由的想像及故事性。 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挑選自己的小模型,並做自由地擺放玩樂或拍照等; 而沙遊治療中的遊戲其實跟一般遊戲有類似相似的性質, 任何人在沙盤上選擇的沙遊小物件,可以自由地在沙盤內創作出屬於他的故事。 至於遊戲方式,更是如此。從創作中說自己的故事這幾張圖,是我自己隨意挑選近期的新商品,以及部份舊物或新組裝的人物創作。 組合放在一起,雖然沒有沙盤做框架及容器,仍然有許多有趣好玩的畫面,可以增加許許多多娛樂性。 如果再深入一點,任何人都可用看著自己創作後的畫面,說出屬於自己的隱喻故事。 遊戲的開始,就是這麼簡單。多思考:知道背後的KNOW HOW & WHY ?當然,如果要再進入更深一層,其實,如何佈局讓遊戲凸顯豐富、多元且創造足以擴展連結「原型」概念也是一門藝術。 這當中有一些學問。 例如,常常有人詢問我,到底要如何收集沙遊小物件?要從何收起?要收到什麼時候? 我不時整理不同的檢核表工具,其實目的就是幫助一般想入門沙遊的初學者,有個參考方向。 沙遊物件基礎入門檢核表 象徵目錄:沙遊物件收集~進階版參考架構 真正的治療藝術然而,如果開始進入實務工作時,也許有的人會發現,沙遊物件其實是選擇沙遊治療取向那位助人工作者,平常對於各式各樣物件的認識、學習及見解,慢慢日積月累累積出了個人獨到風格的資料庫(或物件收藏), 因為,「沙遊物件」其實只是中間媒介,治療關係及歷程中的種種,更是輔導工作無法取代重要的靈魂。 不知你覺得呢?一起共勉沙遊治療取向,是一條漫長的學習路。 有志成為這取向的治療師,一起一步一腳印,走在這旅途上吧! 如果喜歡沙遊治療,也歡迎瀏覽論壇內容https://sandplay.siterubix.com/forums

Read more
大黃蜂與小朋友遊戲

從大黃蜂電影反思喪親哀慟少年的遊戲治療與輔導應用

文:豆子老師​圖:網路​前言:過去發現治療室內的熱門玩具~大黃蜂其實當年開始使用遊戲治療取向工作的我,懂得卡通人物或故事角色不多。 那時服務機構遊戲設備其實也不那麼齊全,然而我手上大量5歲左右的男孩、女孩案主,特別是對於男孩案主,有一款約高20CM左右會發聲可動人偶的「大黃蜂」玩具,簡直是熱門必玩的玩具。當時的我,其實也不太了解大黃蜂這個角色到底是正派還是反派人物,反正不同孩子都會有自己的投射:有的孩子把它當大壞蛋,有的孩子則把它當作大英雄;我想,這個戲碼與投射,電影《大黃蜂BumbleBee》中的人們認識機器人的想法很相似,有的人類不太認識他們,是敵亦或者是友,不一定能分辨。但一致的事,他們總在自己的脈絡與認知與機器人互動。重新認識電影角色:電影《大黃蜂BumbleBee》延伸遊戲治療取向工作應用與反思 一切起源於一段喪父的悲傷《大黃蜂BumbleBee》故事裡的查莉因為父親過世的哀痛,與家人相處困難,查莉低落時意外地發現大黃蜂並與他成為好朋友;守護地球的大黃蜂,星球外世界戰爭未了,而敵方不放棄找尋失蹤的大黃蜂~戰爭沒有結束,查莉也意外地捲入了這場戰爭,僅僅因為情誼相挺也想幫上忙…兩個不同人物的故事線,就這樣交疊在一起,電影劇情也掀開我在與不同孩子相處遊戲室曾有的一段記憶… 不同孩子玩著「大黃蜂」人物的種種劇情,他們來到我面前,通常的主訴脫離不了因父母婚姻關係種種困難。有時候非簡簡單單一暴力或衝突事件導致孩子的創傷反應及問題;有時延伸的「探視權爭奪」、「家族間權利鬥爭」極為複雜,而孩子彷彿是代罪羔羊或紛亂中的轉移,通常後遺症嚴重時,大人或服務系統上的社工才意識到「心理工作」的重要。然而只是跨專業跨領域合作,需要許多的認識與理解,才能達到最好的共識。特別,有時後家庭與系統工作的處遇與協助,如果不小心少了彼此的理解,遊戲治療取向的工作與價值,很容易被誤解為心理工作者只是在遊戲室內與孩子玩遊戲。孩子的遊戲,往往都藏著許多內心世界豐富而複雜的語言。而遊戲的魅力,有時超乎大人能理解的範圍,就如同有的大人或許看不太懂例如變形金剛類型重複打鬥及動作片中的卡通故事或電影。 遊戲室中玩具是媒介,安全的空間與穩定客體也是必備,如果遊戲劇情來自某寫卡通或電影,不管熟不熟悉,也要隨時保持高度覺察與分辨~細緻地見證孩子脈絡裡的內心世界種種困境與潛能,並在理解與接納中找到適合孩子因應外在世界或是大人回應孩子方法。 眾人的創傷知情是創傷復元力重要因子遊戲室內外及前後工作,其實給了我很多生命體會的學習與教導。多年下來,我從遊戲室內不同孩子各種遊戲陪伴理解與關係處理,和在遊戲室外與父母及系統工作團隊合作,認知到:創傷的復原歷程碑,需要相當多人相互信任與協力,並且有足夠的創傷知情知識與共識。當我欣賞這部電影時,覺得有許多寶貴的素材,可以一一分享:電影女主角查莉在失去父親後與家人的格格不入電影故事開頭,我們明顯能感受到查莉在父親過世後開始封閉自己,躲在自己與父親生前的修車間內,或是到廢車場找零件。她與母親或是母親新情人、弟弟的相處,幾乎形同僅僅是生活在同個屋簷下卻毫無情感交集的陌生外人。她與母親的關係,除了無法親近,有時還可能表現得如同快逼瘋彼此的緊張情境,更是放大了查莉對於父親過世失落與孤獨的情緒。 ​有關兒童面對父母缺席後遺症 父母缺席發生的時刻可能來自:其中一方父母過世、夫妻分居或離婚等狀況,甚至可能長期處於顯性或隱性衝突等,都可能對於孩子而言是一種心裡上的缺席或失能。這時,對於不同年齡的孩子,可能會出現不同生活不適應情況,包括在校學習生活的成就表現或人際互動困難、與家人互動或交流方式的改變等情況。有時他們的表現不那麼具體,但當你像他們表達關心或情感是,卻可能隱約感受你與這些孩子彷彿有一道牆的距離與隔閡,甚至有時以「關」在自己房間或世界,讓大人感受到難一靠近的擔憂。 幫助失親、目睹家暴、雙親離異的兒童工作:1我們如何理解孩子對於事件受到影響的哀傷歷程與衝擊2辨識家庭結構或動力的改變,導致對於特定孩童可能出現的反常或不解行為的源頭3細緻地認識與了解孩子的內在世界的困境與潛能4縱使大人(故事腳本中以大黃蜂好客體當代表隱喻與代表人物)很想保護孩子,而孩子情感上總是會想要能幫上忙。需要覺察與分辨,哪些是幫忙是恰到好處促進成長與蛻變的好機會,哪些幫忙超過了個人的心智與能耐?5分離的處理 兒童/青少年與悲傷輔導的小知識對於兒童來說,喪親所失去的,如果是主要的照顧者,是一個帶給他「世界是安全」的人,那麼他所遭受的衝擊,將是生活環境的巨大變化。如果他因此而失去依靠,生活挑戰將快速推著他必須堅強地長大。  在來來去去的「失」與「得」的經驗裡,我們體會了即使「失」仍將會「得」,進而讓我們在心裡相信與認定,失去的可以在回來。於是,我們抱持著這一份從「得與失」中的來的信念(belief),面對生命中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依靠著「可以再得回來」的相信與盼望,撫平失落的傷慟。然而,有些事在現實裡並非能簡單地以上面的信念安撫著自己。「有的人,永遠不會再回來」。在失落的經驗裡,有個體驗是「替代」,當喪親的失落情緒無法以「替代」轉化時,兒童會試圖以過去經驗來回應。***對於青少年而言,遭遇重大失落或死亡,有些人可能會感到無助與害怕,因而退化到兒童期想被保護的狀態;也有人可能出現憤怒、罪惡感、對社交活動失去興趣、缺乏情感、難過、無力感、難過、反抗家庭和學校等行為;有的人則為了維持正常的表現,特別在同儕面前保持隱密或隱藏的情緒、情感。他們的哀傷反應並無固定模式,但無論何種表現,常會在壓抑、避免談論等卻觸碰到情緒時,覺得自己是孤單、被遺棄、找不到人傾訴的、不被了解的。有時候,有的青少年也會為了隱藏自己的受傷與痛苦,表現出自己已經是獨立、堅強、有能力而拒絕他人的支持,以證明自己的控制感,或是避免被同儕認為不正常或異類。(摘自:《導引悲傷能量~悲傷諮商助人工作手冊》,P174-199頁) 大黃蜂與查莉相遇時詢問「你是誰」的心理意義電影中查莉與這位可愛版、退縮的大黃蜂相遇情境,反而為長期處於哀慟與孤獨的查莉打開了「心門」,彷彿如同遊戲治療情境中,不少孩子可能在遊戲經驗中與內在某個「自我」相遇的比喻。查莉在《大黃蜂BumbleBee》相遇,當遇到一位似曾相識、讓自己憐惜、想要珍愛的知音。敏銳的她,覺察了大黃蜂可能的情緒。查莉詢問大黃蜂「你是誰 Who Are You?」的同時,有如隱約暗示著正轉大人的她(剛滿18歲)也處於自我認同及人格建構重要時期心理發展階段。故事中這樣的鋪陳,傳遞了青少年「自我認同」對於啟動自己後續冒險歷程,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就好像,當查莉問大黃蜂:你到底是誰?當同時,也在探尋與尋覓者她內在「自我」。可延伸認識:(發展心理學)青少年心理發展階段 陪伴青少年悲傷旅程重要的要素:​認識青少年悲傷的獨特表現方式辨識影響悲傷調適的重要因素:包括家庭與同儕的關係概況評估「獨立任務」能力發展與準備度生命意義的追尋與探索發展整合後自我,評估與建構內在強度(Ego Strenght)與「負向感受」紓解能力 從查莉修理大黃蜂歷程:發現遊戲中孩子的內在復原潛力大黃蜂來到地球時因遇上戰鬥而失去記憶與語言能力,系統自動關閉且以金龜車隱蔽,被查莉在廢車場找到。擁有修車技術大查莉,在修好大黃蜂前其實有多次獨自修理過去與爸爸一同修理的車,多次挫折、沮喪與洩氣。無論多麼的努力修復,想要藉由修好那台車找回父親的身影,卻始終沒有成功。在機器人戰鬥與任務的世界中,可能自己只有代號,沒有名字,就如同大家稱呼大黃蜂「B-127」一樣。這個電影故事刻意放入查莉問失憶中的大黃蜂是誰以後並為他命名「大黃蜂」,正好是大黃蜂本來的「真名」,之後也隨之喚醒了部份記憶。這個小片段,從過去老是失敗經驗的哀痛與無助,奇蹟地為故事劇情鋪陳了後續的轉折。 自我追尋的道路:喚醒自我的「真名」「真名」乃真實,是一個人的本質。《地海巫師》的故事裡,如果知道一個人的真名即可擁有指使或削弱那人的力量,因此要努力避免讓人知道自己的真名,以免遭人陷害;格得與那糾纏不清的「黑影」交手和逃避過程,也極力探求黑影到真名,最後發現原來黑影是自己;《神隱少女》中的故事,白龍因忘了自己的名字,於是迷失自我,從原本純樸的龍,變成兇狠且為虎作倡的湯婆婆奴才,必須遵守湯婆婆的命令,完全失去了屬於自己的自我意志。 做為故事中的女主角,查莉的修車技術隱喻著每個人自身都有自己的潛力與優勢。這好比一個人在遇到看似是「自我的內在危機」(例如:失去記憶與語言能力,甚至有點退縮的大黃蜂),仍然在心底某個深處能喚起源自自我內在「拯救」與「關愛」的慈悲和憐憫心。其實,那是一顆很單純的心意,查莉對大黃蜂,彷彿也是對自己打開了心門。「想要幫它修好」的力量是無比的強大,不同於想要修好父親那台車以便找回往日父親身影對心境,內在動力在喚醒「真名」的隱喻中巧妙地轉變著。 辨識遊戲歷程重複性劇情的異同:找出其復原潛力​孩子在遊戲中看似同樣的遊戲劇本,潛藏的細微變化是什麼?關鍵要素:在自我追尋與認同的旅途中,遊戲玩家是否找到屬於自己的「真名」 在查莉與家人和大黃蜂協力打倒敵人過程:少年的英雄之旅歷程米莫,是查莉第一位分享大黃蜂秘密的好朋友及盟友。同儕,對任何青少年來說極為重要。故事裡的查莉在學校雖然本來是體育成績表現優越的跳水高手,然而常被同儕排擠,也是故事開頭時他面對父親過世傷痛雪上加霜的考驗。原本關係不怎麼親近的弟弟,自從知道姐姐與拯救世界的大黃蜂為友,轉眼對姐姐刮目相看從此願意化敵為友,一起合作隱瞞姐姐離家的事實。自此,每位家庭成員的關係動力漸漸轉變,母親的男友更是轉換了自己也是愛惜與保護查莉的方式,一家人凝聚在一起,協力陪伴與支持查莉參與大黃蜂冒險戰鬥。此時,查莉真實感受到家人的同在與守護,對於家人的疏離也因此消失。 關係易變:影響青少年重要的因素「關係」是青少年是否能順利有效調適喪親或哀傷經驗重要關鍵,其中包括家庭關係與同儕關係這兩者的支持。 透過與大黃蜂告別與分享愛,原本的心境已不同完成了共戰任務後,查莉面對離別不再停留在過去的悲痛與無助。查莉經驗到大黃蜂對於自己專心一致地關愛,以及家人的關愛,擁有了更多的胸懷。他深知,大黃蜂不專屬於他個人,而是有更多人需要大黃蜂。因此,離別並沒有悲慟,卻是踏實與靜默地珍惜與相連。查莉與大黃蜂告別,心情有別於往常,非常平靜。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治療師每個人心中,其實也擁有屬於自己的「大黃蜂」。或許現實中的大黃蜂就如同電影中失憶、失去語言的大黃蜂,可能有自己的脆弱、無助時刻。但如果你願意發現他、傾聽、接納與開放,帶領著自己的大黃蜂走進自己的內在世界,一同探索、戰鬥與發現。大黃蜂始終可以陪伴與愛著你。直到有一天,你不再需要他時時刻刻的守護,你能放手,讓大黃蜂去完成更大的使命與任務,而你深信愛始終沒有離開。 分享或收藏0 分享或收藏0 分享或收藏0 推薦助人工作者的線上進修課遊戲或沙遊治療取向參考媒材玩具適合當作遊戲治療應用的玩具適合當作沙盤遊戲應用的模型

Read more

一個心靈受傷者在遊戲與自癒歷程將出現的主題是什麼?

​文:豆子老師遊戲過程自然會出現的主題由於我過去常接觸的案主通常與「#創傷」主題有關;在遊戲室內許多孩子與大人的遊戲,無論是透過遊戲陪伴、沙遊應用的表達敘說,很常在某些階段自然會出現與「照顧」有關的主題。療效因子的組成通常,除了遊戲室內的空間、玩具、陪伴者是重要的療效因子,遊戲者本身就有自己的療癒能力。每當遊戲玩家在這樣的特定時空中,可以有機會見證到人類不可思義的自癒能力與力量。不同年齡出現「照顧」主題的遊戲形式然而,每個人的遊戲展現與方式或許有些許不同,而這些不同,有時也有一些共同性。通常,年紀越小、語言能力尚未發展完全的孩子身上,越能直接地使用醫院、病床、醫生、病童,或是角色扮演媽媽照顧嬰幼兒等的想像遊戲主題,表達自己對於「照顧」的渴望、現實情境、匱乏或是需要。而年紀長大一點,例如差不多國小階段的孩子,則比較容易以農場、家蓄動物照顧等方式表達自己「照顧」,並延伸到自己受困的創傷主題的「自我照顧」;而成年人則可能出現食物或情感象徵供給需求、人物間人際互動的畫面表達內心與現實世界「照顧」的真實或想像情境;當然,有時,仍然會有玩家不一定依照上述年齡階段較常見的表現。(也就是其實每個人的遊戲形式仍舊有個別化差異)無論「照顧」主題的遊戲形式如何表現,往往當一個人能夠透過遊戲中滿足,漸漸地,能修通原本的困境,而慢慢長出自己的「自癒力量」。身為遊戲與沙盤遊戲取向的助人者,深知遊戲媒介選擇與設定,以及對於主題的敏感度都是不可忽略的一環。反思玩具或沙遊物件與接案中種種的關係在尋找與收集各式玩具、沙遊小物件的過程,常常要反覆思考工具與自身和案主的關係。無論是回應的語言或是治療師與案主之間的客體關係、遊戲情境的設定及順「流」而為,都緊密環扣著許多重要的哲學與注意事項。後來明白,為何遊戲室內一定要準備與「照顧」主題有關的玩具,例如病人、醫院、護士、醫生、病床等。關於「照顧」的主題,遊戲玩家透過「遊戲」中各種照顧相關的想像當作橋樑,漸能通過自己在遊戲情境中找到屬於自我需要的「照顧」與「療癒」力量。也許,遊戲玩家本身不一定意識到自己正在處於這樣的修通過程;又或者也許當事人本身就在遊戲過程中經驗也意識到這股來自心靈深處與現實生活映照著同時性的轉變。無論是何者,都是在修復與轉變的路徑中。靈性觀點上的想法如果能往更深一層,靈性角度視野看待這一切,情境及方法,彷彿像是一種儀式前的準備。當一個人準備好了,所有的條件也準備好了,療癒或許是自然在對的時機自然就會啟動的。身為遊戲或是沙遊相關取向的助人工作者,至少可以為自己的遊戲包準備一組「照顧」主題相關的玩家。

Read more
樂高小人偶

【沙遊應用小知識】從收納盒開始組裝屬於你的沙遊行動包

文:豆子老師助人者的「神奇寶貝」有的助人工作者,需要到處接案。如果想要運用玩具媒材作為輔導工具,可以怎麼做?如果無法有整套的沙遊設備,「收納盒」是很棒的開始。通常,如果沒辦法馬上有太多類別,或者時間、移動便利性的限制等因素,可以先考慮從「積木人偶」或是超級迷你「人物模型」開始。​收納盒參考如何從「人物」分類開始入門收集自己專屬「輔導道具」?他們的體積及重量非常小,如果經費或者數量、種類、重量有限,可以考慮先收集「普通人物」、「英雄人物」、「宮廷類別人物」、「壞蛋邪惡角色」、「神性類」這五類開始。 「普通人物」:可以是最簡單不同顏色、性別(如果有)、年齡(如果有)、職業(如果有)開始。有時越陽春的功能,反而用途很廣泛。 「英雄人物」:各式英雄角色,可以是動漫、童話故事、神話等角色人物。 「宮廷人物」:國王、皇后、公主、王子、僕人、戰士等都很不錯。 「壞蛋邪惡角色」:惡魔、破壞王等人物都很好 「神性類人物」:最簡單就是從天使開始,如果能找到更多不同的迷你神也不錯。如果是積木人偶,通常有「普通人物」就可以跑天下了。如果再多一點,就加上「英雄人物」、「壞蛋角色」吧~ 【沙遊Q&A小回應】普通人物沙遊同好詢問:「普通人物」最簡單不同顏色是指? ​ 以積木人偶為例,有些人物可以把頭、身體、手、腳分開拼成人物;通常,頭會有各式各樣的表情,至於其他部位,如果是用來當作拼圖積木材料,就會是單色為主。當然,也有一種積木人偶,他們是大人、小孩、男人、女人等很簡單的角色(例如店長附上的這張圖);*** 他們可以怎麼被應用呢? *** 普通角色的人物能拿來說故事、應用媒材做表達;也可以自己重新組裝、搭配創作新人物,或是組裝表情表示各種情緒; 無論是父母或大人陪伴小孩,或者輔導工作, 你想得到的玩法,都可以自由發揮。 ​延伸閱讀Q:沙遊物件要如何收集?Q:如何有系統地收集和整理動物模型物件?從沙遊物件看風火水土四元素Q:如何收集原型象徵物件?Q:如果是用行李箱收集物件,有哪些建議清單及收集項目建議?玩具與沙遊物件分享論壇整理區參考購買沙遊小物件:積木人玩具模型~隨機(可當英雄人物或壞蛋角色應用)一般人物積木人偶男性角色一般人物積木人偶兒童/女性角色(附2對腳)人物類沙遊物件

Read more

【閒聊媒材】充氣不倒翁~遊戲治療室內必備道具

在遊戲治療室內,必備的其中一樣道具就是拳擊不倒翁。 不同的機構或學校,會因著預算、空間、市面上買得到的道具來建置這樣的設備。 在實務上,很常會遇到家長詢問與諮詢,如果孩子很難控制情緒該怎麼做比較好;在諮商輔導過程,也常被新手助人者諮詢督導的困惑,通常會詢問如果孩子每次到遊戲室都一直只有出現攻擊主題的遊戲腳本,該不該擔心及如何幫助他們? 情緒是一個有趣及好玩的東西,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你會發現如果我們越排斥它、害怕它的存在或是對它保持著某種安全距離,可能有時會反其道地用不同的形式變形(例如夢境、生活情境某些自動化反應或行為)引人注目。 如果常與情緒相處,去認識情緒本身。我們不難發現,情緒不是壓抑、排斥等能治得了它。反倒是去面對它、認識它、與它相處,漸漸地就能找到當事人與自己情緒共處的方法。 這樣的觀點其實是很接近正念的精神。在榮格理論看待一個人的個體化歷程,本質上也是相信,健康的心理狀態,是能夠面對情緒、與情緒共存的。 因此,遊戲室出現充氣不倒翁,不但只是提供遊戲玩家發洩情緒,更是讓人在安全環境,學習與自己的情緒相處,並找到面對情緒來襲時,因應自己情緒的方法。 充氣不倒翁的高度有時候也很講究。通常,比較常會應用的,兒童與青少年年紀的孩子佔大多數。雖然,有的成人也會用到。但是,通常都會有不同的設備設計。 有的沙遊治療室,會因為服務對象年齡層,有一些遊戲治療用的設備。對於早期經費尚不足夠的學校或機構,有的人會合併兩種用途,慢慢添購及設置。本站站長過去曾為社區社福機構建置遊戲暨沙遊治療室,就是用這樣的模式開始,直到後來已經成為相當完整的兩間個別用途的遊戲室及沙遊治療室。 在家裡,一般家長其實也是可以給自己的孩子有個空間應用。 無論是否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助人工作者,我認為只要懂得好品質的關係,才是遊戲中最重要的元素,而非玩具本身的陪伴。在用心與孩子事上煩惱或擔心他,因此而諮詢相關人士都是很難得的生命貴人。相信抱著愛孩子的心,你所陪伴的人,是非常有福氣地獲得成長機會。 好啦~先聊到這裡。 #遊戲治療道具 #充氣不倒翁 #沙遊物件尋寶小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