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反思

從「鏡子」談起~沙遊物件象徵的調節魔力

圖/文:豆子老師「鏡子」在沙盤實務的例子Yeo Reum, Lee(2018)撰寫與發表於 Journal of Symbols & Sandplay Therapy 期刊的研究表示「鏡子是象徵個體化歷程及自我覺醒的第一步」。從15歲尼泊爾女孩及23歲成年女性的沙盤創作案例,可發現在沙盤上,鏡子被使用的背後如何結合理解「鏡子」其困擾的心理評估,並能為往後的治療處遇找到關鍵的提示。當「鏡子」被使用,反映著沙遊創作者處理內在陰影(shadow)及人格面具(persona)時機與潛力。鏡子雖可能反映著可能的困擾,也像是個自我療癒解套方法的重要媒介。當一個人開始意識到自己外在現實與內在世界的失衡,即可有機會調節正、負向的自我,也就是個體化(individuation)的成長趨力。 基礎名詞解釋人格面具(Persona)個體化(Individuation)陰影(Shadow) 榮格理論的「心理健康」觀點人活著是需要適當的人格面具以維護正常功能的生活運作。但如果長時間以假我(false ego)主導勝於真我(true ego)面具人生活方式過活,很容易讓人誤以為自己的假我(false ego)世界才是真實的自己。因此,真實的情感、情緒也都會模糊。而鏡子正好是個很好的象徵,作為智慧、點燃真相的媒介,讓人們有機會從中重新認識自己、覺察自己。象徵的經驗學習,可帶來的不同治療視野當然,在實務工作中可能看到的沙盤上創作,也許看似負向、宣洩的創作。而持續不斷研究、學習及體會沙遊象徵與生命奧妙以後,常會讓人不斷讚嘆不已的心情。以這篇研究的實例,我們看見「鏡子」並非只有負向的分析、評估。從「鏡子」簡單的小物件,我們有機會學習到此物件可能到正面、積極意義,以及背後可表達的療癒潛力。 建議延伸閱讀清單「鏡子」於夢境的詮釋(Mirror Dream Interpretation)Symbolism of Mirrors as the First Step of Individuation and Self-Awareness 參考購買沙遊小物件:鏡子(鏡面可反射)梳妝台鏡子鏡子(基礎沙遊物件)收集沙遊小物,想要尋寶?可到,「沙遊物件尋寶小站」

Read more
兒童輔導

關於兒童的身心照顧處方籤

在兒童的身心照顧中成功的治療成效, 可能開始於醫事人員與孩童之間的信任關係建立與互動中品質。 要從理解到幫助, 我們或許無法從他們有限的言語、詞彙表達, 知曉問題的源頭。 然而, 他與你之間的肢體互動、關係交流, 也許可以透過很簡單的媒材應用與他們建立良好的連結。。。 於是, 後續有更多空間及機會與他們合作, 找出適合他們的痊癒處方。 當然,一般的親子關係也適用啦⋯

Read more
移情考驗

【沙遊語錄】移情考驗

無論是心理輔導或諮商,「關係」特別重要。 尤其,強調「母嬰關係」的沙遊療法,治療的第一步, 督導可能會問: 你是否通過了案主的移情考驗? 如果沒有督導在身邊,那就把這句話放在心裡。 如果受用,就記下來; 沒什麼感覺,就先放一邊。 ***如果喜歡沙遊治療,歡迎逛逛:http://sandplay.siterubix.com/ 如果想要尋找沙遊小物件,歡迎到這裡尋寶:https://www.sandplayshop.com #沙遊物件尋寶小站#沙遊治療#移情考驗

Read more
沙遊

為什麼創作沙圖時沙遊玩家要聽內心直覺?沙遊治療師不分析只陪伴和見證?

​圖文 / 豆子老師通常,我們在創作沙盤圖像時,鼓勵只聽自己的內心直覺。我們不一定知道自己為何選擇特定物件?或是這些物件在沙圖中代表什麼、暗示什麼?或是可能之後會發生什麼? 以沙遊治療取向工作的沙遊治療師,更是不會為沙畫作解釋或分析。從「樹」的特性談起也許,我們可以從「樹」的主題談起。 樹的生長過程就是如此。它們本身會依照自己的喜好與生長驅力,也許向下、也許向上、也許向左、也許向右長出自己的根、樹幹、枝葉…從來沒有人能預知一棵樹可能會長成怎樣?或是為何如此生長? 榮格認為,「樹」(tree)有本我/大我(Self)心靈結構的意象,而樹的生長過程則像是「個體化歷程」(the process of individuation)。為了個體化過程得到實現,我們必須有意識地降服於潛意識的力量,而不去刻意思考我們該做什麼?正確思想是什麼、或是常會發生的是什麼?就像一棵樹的生長與外貌,沒有一棵樹是相同的,就好比人的心靈發展途徑也是獨一無二。為了接近本我/大我(Self),人們必須做的只是傾聽,以便知道內在的整體當下的特定處境中期望我們做些什麼事。 也因此,為了讓沙畫創作更有機會接近本我/大我(Self),這取向的治療師選擇了不分析只見證。 什麼是本我/大我(Self)?榮格定義「本我/大我」(Self)時,開宗明義視它為全部心靈的整體,也是心靈的中心,並且是與「自我」(ego)區分開來。他認為人的本能始終都覺察到這種內在中心的存在。每個人以自己的速度、方法及儀式覺察它。不同文化的人,以不同方式來形容本我。希臘人稱本我為人類內在的「精靈」(daimon);埃及人以「附魂」(Ba-soul)來形容它;羅馬人則把它當作每個人生來就有的「守護神」(genius)來崇拜。而較原始的原住民社會,把本我是為保護的精靈,是附身在動物或是物神之上的。 參考資料及推薦延伸閱讀:《人及其象徵》,詳細可閱讀P186-194頁。

Read more
沙遊與美人魚小王子

Protected: 長達四年多的沙遊個人歷程我體會到什麼?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ead more

Protected: 如何覺察沙遊治療中的反移情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ead more

簡單的樂高lego玩具方塊,也是很好的遊戲治療取向媒材

圖文創作:豆子老師;主題:模擬沙遊室情境我與樂高在輔導實務上相遇的過程樂高玩具,是一個容易激發人民各種新奇創意的玩意兒。幾個簡單的積木,都可能促動大腦的創造力潛能。我記得自己早期在機構工作(非實習個案)的遊戲治療個案,就是在有限遊戲設備,也就是只利用簡單的基礎磚,就能建構出各式各樣他個人專屬的玩具與道具,開始他的遊戲。(嗯,真的是非常創意的孩子;有時越匱乏越能激發潛能啊~)從玩具到眼前這位人,我學到的…在他身上,我學習到很多。從這樣的經驗與陪伴中,我見證了人在心理復原的潛力。他是一名目睹家暴的小孩,長期拉扯在父母兩人之間的關係拔河中。在幼小的心靈世界與現實生活中,他不時要觀察大人的種種行為與言語反應,抉擇著自己的反應。在初期陪伴階段,你會發現即便幾塊簡單的積木,都可被他使用及組裝成各式各樣的戰鬥道具,例如戰鬥飛機、軍事場景佈置,以及家裡的情境擺設。在信任的陪伴與遊戲情境中,他能安心的表達自己。在玩具的創造過程,我親眼見證人為了解決自己遇到的內在衝突,會有自己的起承轉合與階段。雖然只是簡單的玩具作品「創作」與「劇情角色扮演」,在玩樂喚醒了個人創造力帶來的自癒能力。這些力量,是屬於案主自己的;並非治療師或助人者給予的成就。​你也可以構思不同的創意活動不少的樂高活動方案或教案,都會設計(1)模型建構(2)自由創作(3)角色扮演,三個階段。不同的研究也共同指出,無論是教學活動,或是特定目的的處遇,例如幫助自閉症小孩增加社交技巧等帶來身心發展的好處。有的人,也運用他在生涯上的自我探索。如果你正好構思著自己在輔導工作上的創意活動,不防考慮這樣的小玩具;也可以依循著這樣的三大結構(也就是模型建構、自由創作、角色扮演)進行設計,相信會很好玩喔~推薦延伸閱讀:什麼是沙盤遊戲(Sandtray Therapy )?

Read more
改造彩色魔比小朋友

創作過程得到的反思

改造模型圖文 / 豆子老師我平常有改造模型的興趣。最近特別喜歡改造德國「魔比人」玩具。由於模型結構非常固定,只要懂得拆解,以及足夠的零件(通常零件都來自於完整的人物),就可以大膽再拼裝、創作。對於初學模型製作者,是蠻簡單的入門。前陣子,改造了不少人物。在改造的過程,得到了一些心得:(一)有捨,才有得以樂高人物或魔比人這類固定結構的人物來說,人物結構的零件,其實不太容易在市場上買到。排除有特殊管道者(雖然,現在市面上樂高人物的零件比較多管道,有機會取得),一般人最快取得零件的方式,就是把買下的人物做拆解。如果不捨得拆解,大概就不容易有足夠的零件可以隨意的搭配。(二)願意接受不完美,才能綻放色彩由於無論是「樂高」或是「魔比人」這類玩具,除非是買到純色老版本,否則多數市面上較容易取得的人物,是具有印刷的版本。當我期待創造只有「純」色造型的人物時,我必須要捨得把原本的人物衣服上的印刷去除乾淨。對我來說這是需要忍痛破壞的經驗。如果我堅持保留漂亮的印刷,或是希望去除印刷過程,沒有任何刮痕,那是非常「高標準」及「不太可能同時滿足」的非理性期待。創作上圖人物的過程,我直接經驗到的就是要能接受可能失誤、不如預期等不完美的可能,才能放心、大膽創作下去。 ​實務上的反思其實,無論是生活或是實務工作遇到的許多故事腳本,很多人包括自己,容易在「取」「捨」之間導致糾結與困擾。道理其實不難,實踐或是碰上了,有時魚與熊掌之間,真的不太容易。在實務工作的處遇中,如果助人工作者敏感於「取」「捨」主題,並將之納入輔導活動中,其實很容易讓當事人觸碰到這兩者元素中的兩難與解套方式。我們或許無法完全掌控當事者可能得到的體驗與領悟結果(因為「心」的難題,最終的解鈴人是當事人本身),單我們可以創造改變或是自身體會的機會和可能。

Read more
大黃蜂與小朋友遊戲

從大黃蜂電影反思喪親哀慟少年的遊戲治療與輔導應用

文:豆子老師​圖:網路​前言:過去發現治療室內的熱門玩具~大黃蜂其實當年開始使用遊戲治療取向工作的我,懂得卡通人物或故事角色不多。 那時服務機構遊戲設備其實也不那麼齊全,然而我手上大量5歲左右的男孩、女孩案主,特別是對於男孩案主,有一款約高20CM左右會發聲可動人偶的「大黃蜂」玩具,簡直是熱門必玩的玩具。當時的我,其實也不太了解大黃蜂這個角色到底是正派還是反派人物,反正不同孩子都會有自己的投射:有的孩子把它當大壞蛋,有的孩子則把它當作大英雄;我想,這個戲碼與投射,電影《大黃蜂BumbleBee》中的人們認識機器人的想法很相似,有的人類不太認識他們,是敵亦或者是友,不一定能分辨。但一致的事,他們總在自己的脈絡與認知與機器人互動。重新認識電影角色:電影《大黃蜂BumbleBee》延伸遊戲治療取向工作應用與反思 一切起源於一段喪父的悲傷《大黃蜂BumbleBee》故事裡的查莉因為父親過世的哀痛,與家人相處困難,查莉低落時意外地發現大黃蜂並與他成為好朋友;守護地球的大黃蜂,星球外世界戰爭未了,而敵方不放棄找尋失蹤的大黃蜂~戰爭沒有結束,查莉也意外地捲入了這場戰爭,僅僅因為情誼相挺也想幫上忙…兩個不同人物的故事線,就這樣交疊在一起,電影劇情也掀開我在與不同孩子相處遊戲室曾有的一段記憶… 不同孩子玩著「大黃蜂」人物的種種劇情,他們來到我面前,通常的主訴脫離不了因父母婚姻關係種種困難。有時候非簡簡單單一暴力或衝突事件導致孩子的創傷反應及問題;有時延伸的「探視權爭奪」、「家族間權利鬥爭」極為複雜,而孩子彷彿是代罪羔羊或紛亂中的轉移,通常後遺症嚴重時,大人或服務系統上的社工才意識到「心理工作」的重要。然而只是跨專業跨領域合作,需要許多的認識與理解,才能達到最好的共識。特別,有時後家庭與系統工作的處遇與協助,如果不小心少了彼此的理解,遊戲治療取向的工作與價值,很容易被誤解為心理工作者只是在遊戲室內與孩子玩遊戲。孩子的遊戲,往往都藏著許多內心世界豐富而複雜的語言。而遊戲的魅力,有時超乎大人能理解的範圍,就如同有的大人或許看不太懂例如變形金剛類型重複打鬥及動作片中的卡通故事或電影。 遊戲室中玩具是媒介,安全的空間與穩定客體也是必備,如果遊戲劇情來自某寫卡通或電影,不管熟不熟悉,也要隨時保持高度覺察與分辨~細緻地見證孩子脈絡裡的內心世界種種困境與潛能,並在理解與接納中找到適合孩子因應外在世界或是大人回應孩子方法。 眾人的創傷知情是創傷復元力重要因子遊戲室內外及前後工作,其實給了我很多生命體會的學習與教導。多年下來,我從遊戲室內不同孩子各種遊戲陪伴理解與關係處理,和在遊戲室外與父母及系統工作團隊合作,認知到:創傷的復原歷程碑,需要相當多人相互信任與協力,並且有足夠的創傷知情知識與共識。當我欣賞這部電影時,覺得有許多寶貴的素材,可以一一分享:電影女主角查莉在失去父親後與家人的格格不入電影故事開頭,我們明顯能感受到查莉在父親過世後開始封閉自己,躲在自己與父親生前的修車間內,或是到廢車場找零件。她與母親或是母親新情人、弟弟的相處,幾乎形同僅僅是生活在同個屋簷下卻毫無情感交集的陌生外人。她與母親的關係,除了無法親近,有時還可能表現得如同快逼瘋彼此的緊張情境,更是放大了查莉對於父親過世失落與孤獨的情緒。 ​有關兒童面對父母缺席後遺症 父母缺席發生的時刻可能來自:其中一方父母過世、夫妻分居或離婚等狀況,甚至可能長期處於顯性或隱性衝突等,都可能對於孩子而言是一種心裡上的缺席或失能。這時,對於不同年齡的孩子,可能會出現不同生活不適應情況,包括在校學習生活的成就表現或人際互動困難、與家人互動或交流方式的改變等情況。有時他們的表現不那麼具體,但當你像他們表達關心或情感是,卻可能隱約感受你與這些孩子彷彿有一道牆的距離與隔閡,甚至有時以「關」在自己房間或世界,讓大人感受到難一靠近的擔憂。 幫助失親、目睹家暴、雙親離異的兒童工作:1我們如何理解孩子對於事件受到影響的哀傷歷程與衝擊2辨識家庭結構或動力的改變,導致對於特定孩童可能出現的反常或不解行為的源頭3細緻地認識與了解孩子的內在世界的困境與潛能4縱使大人(故事腳本中以大黃蜂好客體當代表隱喻與代表人物)很想保護孩子,而孩子情感上總是會想要能幫上忙。需要覺察與分辨,哪些是幫忙是恰到好處促進成長與蛻變的好機會,哪些幫忙超過了個人的心智與能耐?5分離的處理 兒童/青少年與悲傷輔導的小知識對於兒童來說,喪親所失去的,如果是主要的照顧者,是一個帶給他「世界是安全」的人,那麼他所遭受的衝擊,將是生活環境的巨大變化。如果他因此而失去依靠,生活挑戰將快速推著他必須堅強地長大。  在來來去去的「失」與「得」的經驗裡,我們體會了即使「失」仍將會「得」,進而讓我們在心裡相信與認定,失去的可以在回來。於是,我們抱持著這一份從「得與失」中的來的信念(belief),面對生命中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依靠著「可以再得回來」的相信與盼望,撫平失落的傷慟。然而,有些事在現實裡並非能簡單地以上面的信念安撫著自己。「有的人,永遠不會再回來」。在失落的經驗裡,有個體驗是「替代」,當喪親的失落情緒無法以「替代」轉化時,兒童會試圖以過去經驗來回應。***對於青少年而言,遭遇重大失落或死亡,有些人可能會感到無助與害怕,因而退化到兒童期想被保護的狀態;也有人可能出現憤怒、罪惡感、對社交活動失去興趣、缺乏情感、難過、無力感、難過、反抗家庭和學校等行為;有的人則為了維持正常的表現,特別在同儕面前保持隱密或隱藏的情緒、情感。他們的哀傷反應並無固定模式,但無論何種表現,常會在壓抑、避免談論等卻觸碰到情緒時,覺得自己是孤單、被遺棄、找不到人傾訴的、不被了解的。有時候,有的青少年也會為了隱藏自己的受傷與痛苦,表現出自己已經是獨立、堅強、有能力而拒絕他人的支持,以證明自己的控制感,或是避免被同儕認為不正常或異類。(摘自:《導引悲傷能量~悲傷諮商助人工作手冊》,P174-199頁) 大黃蜂與查莉相遇時詢問「你是誰」的心理意義電影中查莉與這位可愛版、退縮的大黃蜂相遇情境,反而為長期處於哀慟與孤獨的查莉打開了「心門」,彷彿如同遊戲治療情境中,不少孩子可能在遊戲經驗中與內在某個「自我」相遇的比喻。查莉在《大黃蜂BumbleBee》相遇,當遇到一位似曾相識、讓自己憐惜、想要珍愛的知音。敏銳的她,覺察了大黃蜂可能的情緒。查莉詢問大黃蜂「你是誰 Who Are You?」的同時,有如隱約暗示著正轉大人的她(剛滿18歲)也處於自我認同及人格建構重要時期心理發展階段。故事中這樣的鋪陳,傳遞了青少年「自我認同」對於啟動自己後續冒險歷程,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就好像,當查莉問大黃蜂:你到底是誰?當同時,也在探尋與尋覓者她內在「自我」。可延伸認識:(發展心理學)青少年心理發展階段 陪伴青少年悲傷旅程重要的要素:​認識青少年悲傷的獨特表現方式辨識影響悲傷調適的重要因素:包括家庭與同儕的關係概況評估「獨立任務」能力發展與準備度生命意義的追尋與探索發展整合後自我,評估與建構內在強度(Ego Strenght)與「負向感受」紓解能力 從查莉修理大黃蜂歷程:發現遊戲中孩子的內在復原潛力大黃蜂來到地球時因遇上戰鬥而失去記憶與語言能力,系統自動關閉且以金龜車隱蔽,被查莉在廢車場找到。擁有修車技術大查莉,在修好大黃蜂前其實有多次獨自修理過去與爸爸一同修理的車,多次挫折、沮喪與洩氣。無論多麼的努力修復,想要藉由修好那台車找回父親的身影,卻始終沒有成功。在機器人戰鬥與任務的世界中,可能自己只有代號,沒有名字,就如同大家稱呼大黃蜂「B-127」一樣。這個電影故事刻意放入查莉問失憶中的大黃蜂是誰以後並為他命名「大黃蜂」,正好是大黃蜂本來的「真名」,之後也隨之喚醒了部份記憶。這個小片段,從過去老是失敗經驗的哀痛與無助,奇蹟地為故事劇情鋪陳了後續的轉折。 自我追尋的道路:喚醒自我的「真名」「真名」乃真實,是一個人的本質。《地海巫師》的故事裡,如果知道一個人的真名即可擁有指使或削弱那人的力量,因此要努力避免讓人知道自己的真名,以免遭人陷害;格得與那糾纏不清的「黑影」交手和逃避過程,也極力探求黑影到真名,最後發現原來黑影是自己;《神隱少女》中的故事,白龍因忘了自己的名字,於是迷失自我,從原本純樸的龍,變成兇狠且為虎作倡的湯婆婆奴才,必須遵守湯婆婆的命令,完全失去了屬於自己的自我意志。 做為故事中的女主角,查莉的修車技術隱喻著每個人自身都有自己的潛力與優勢。這好比一個人在遇到看似是「自我的內在危機」(例如:失去記憶與語言能力,甚至有點退縮的大黃蜂),仍然在心底某個深處能喚起源自自我內在「拯救」與「關愛」的慈悲和憐憫心。其實,那是一顆很單純的心意,查莉對大黃蜂,彷彿也是對自己打開了心門。「想要幫它修好」的力量是無比的強大,不同於想要修好父親那台車以便找回往日父親身影對心境,內在動力在喚醒「真名」的隱喻中巧妙地轉變著。 辨識遊戲歷程重複性劇情的異同:找出其復原潛力​孩子在遊戲中看似同樣的遊戲劇本,潛藏的細微變化是什麼?關鍵要素:在自我追尋與認同的旅途中,遊戲玩家是否找到屬於自己的「真名」 在查莉與家人和大黃蜂協力打倒敵人過程:少年的英雄之旅歷程米莫,是查莉第一位分享大黃蜂秘密的好朋友及盟友。同儕,對任何青少年來說極為重要。故事裡的查莉在學校雖然本來是體育成績表現優越的跳水高手,然而常被同儕排擠,也是故事開頭時他面對父親過世傷痛雪上加霜的考驗。原本關係不怎麼親近的弟弟,自從知道姐姐與拯救世界的大黃蜂為友,轉眼對姐姐刮目相看從此願意化敵為友,一起合作隱瞞姐姐離家的事實。自此,每位家庭成員的關係動力漸漸轉變,母親的男友更是轉換了自己也是愛惜與保護查莉的方式,一家人凝聚在一起,協力陪伴與支持查莉參與大黃蜂冒險戰鬥。此時,查莉真實感受到家人的同在與守護,對於家人的疏離也因此消失。 關係易變:影響青少年重要的因素「關係」是青少年是否能順利有效調適喪親或哀傷經驗重要關鍵,其中包括家庭關係與同儕關係這兩者的支持。 透過與大黃蜂告別與分享愛,原本的心境已不同完成了共戰任務後,查莉面對離別不再停留在過去的悲痛與無助。查莉經驗到大黃蜂對於自己專心一致地關愛,以及家人的關愛,擁有了更多的胸懷。他深知,大黃蜂不專屬於他個人,而是有更多人需要大黃蜂。因此,離別並沒有悲慟,卻是踏實與靜默地珍惜與相連。查莉與大黃蜂告別,心情有別於往常,非常平靜。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治療師每個人心中,其實也擁有屬於自己的「大黃蜂」。或許現實中的大黃蜂就如同電影中失憶、失去語言的大黃蜂,可能有自己的脆弱、無助時刻。但如果你願意發現他、傾聽、接納與開放,帶領著自己的大黃蜂走進自己的內在世界,一同探索、戰鬥與發現。大黃蜂始終可以陪伴與愛著你。直到有一天,你不再需要他時時刻刻的守護,你能放手,讓大黃蜂去完成更大的使命與任務,而你深信愛始終沒有離開。 分享或收藏0 分享或收藏0 分享或收藏0 推薦助人工作者的線上進修課遊戲或沙遊治療取向參考媒材玩具適合當作遊戲治療應用的玩具適合當作沙盤遊戲應用的模型

Read more

【記夢】親子遊戲房~實境參與桌遊

今早一個夢境很有意思,趕快記錄免得消失 通常夢境與現實偶爾有一點交疊和分離 有位沙遊同好朋友來訪我家, 突然說起是因為青蛙姐姐這個稱號, 帶著小孩來 然後來到了一間房,問大家有沒有來過 朋友邀請了一位男孩遊戲 需要入場卷的一場遊戲 遊戲資格是要男孩先在練習場 透過自己的力量取得 男孩體力很好, 很靈巧用了自己的體力 通過了遊戲盤上的考驗 進入遊戲前最後一關 是要問男孩 進去了遊戲場內正式遊戲時 到底想說或問自己的爸媽什麼 他想都沒想 想要爸爸給他一百萬 … 遊戲正式開始 進入了正式遊戲場 因為有了練習經驗 面對遊戲中的挑戰變得熟練 雖然考驗升級了 但彷彿都能迎刃而解 途中有爸爸 戲末有媽媽 透過情境式遊戲參與, 一些奇妙的事情發生… 像是 因為對爸爸的種種怨恨 說也奇怪 遊戲中有位監督者 總是能看懂孩子的心及親子之間的內在動力 然後充滿智慧地 適當時候在遊戲情境中居中協調 恩, 因為是遊戲, 所有的道歉練習都讓原本不太可能辦到的大人懺悔, 孩子在遊戲情境中,也練習了許多他需要的行為調整和情緒宣洩, 因為是遊戲, 所以大家只是來練習, 可是, 不知不覺中, 孩子的內心開始不一樣了。 醒過來時, 我在想, 或許夢境給我一些提示, 像是個人情結的修復, 也給了我創造現實中遊戲的真實靈感, 感謝著上天送我這麼棒的禮物。 而夢裡面還有很多細節, 就留給自己默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