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如何在沙盤應用上學會從國王、戰士、戀人、魔法師原型角色獲得反思?

​圖/文:豆子老師

前言:「原型」的複雜與多元性

我們知道縱使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原型」存在,在心理學應用榮格教導中常強調,我們任何人其實都不屬於或該被分類為特定原型。或許不容易被清楚完整的說明原型是什麼,若網路查詢資料,你也可能會搜尋到各式各樣不一定跟心理學或榮格心理學相關的知識。這就是「原型」有趣的地方。

雖然如此,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不同的原型能量,不時在運作。無論如何,除了心理治療領域,「原型」其實是普遍被運用其他領域,包括電影製作、品牌建立、各式故事創作相關的產業等。

從這樣的現象觀察前題,我們可能在我後面談到的沙盤應用時,盡可能從複雜、多元性中,找到一條適合自己容易理解、應用的思路。(白話說,就是把複雜的東西簡單化;當能較容易入門後,再深入探究更多複雜而多元的學問和經驗)

以原型解釋心理困境的象徵態度

在Maggie Hyde所寫《榮格占星學》書中(P107-131)曾提及榮格看待原型題材的「象徵態度」(Symbolic Attitude)。

榮格曾以古埃及人如何運用說一段神殿藏書的象徵故事給來治療被蛇咬者聽就痊癒的例子,就是說明著,治療師透過人類共有的精神原型,能協助治癒人的心理困擾。當一個人所遇到的困境,發現原本看起來像是孤立無援的困難經驗其實並非如此時,轉化就發生。

榮格將這樣的轉化稱為「超越功能」(transcendent function)。此一作用可以是由集體的、文化的的象徵來驅動,也可以純粹只是由個人所想像出來的意象加以引發。藉由精神意象或是象徵之上,任何事件或情況都可能被解釋。

榮格認為,具有象徵態度的個人,往往會在不請自來或是出人意表的狀況下,經驗到一些奇特的事件或是有意義的巧合。不過,在處理日常生活的瑣事和煩惱時,我們不會呼喚象徵態度來讓自己增加更多疑神疑鬼的苦惱。

我們從榮格的提醒可以明白以原型解釋或是運用時其實是複雜及不易得到實務應用的要領。因此,以原型解釋可以是很好的題材,但也需要細心領略當中的藝術。

從《綠野仙蹤》談起

雖然《綠野仙蹤》經典童話談的是稻草人的智慧、錫樵夫的真心、膽小獅子的勇氣,以及桃樂絲脆弱卻大無畏的精神,然而,前三位角色的歷程正寫著各自如何成為國王、以及桃樂絲這女性、孤兒原型的個體化歷程英雄之路。由此可見,即便以同樣要變成一名「國王」這樣的原型角色,每個人需要歷經的考驗及背景脈絡有可能是很不同的。

每個人心靈上的英雄之路會包含了三個重要階段:冒險的召喚、啟蒙及返家。而在沙盤上,認識脈絡、歷程及原型角色背後隱喻中包含的陰影(shadow)情結(complex)人格面具(Persona),或許能幫助我們在認識或理解來自不同人的潛意識的深度心靈世界。從中,有個具體可依循的方向。

四大經典原型角色:國王/皇后、戰士、戀人、魔法師/治療師

如果想要有策略地收集應用上還不錯的原型角色沙遊小物件,我推薦有四種類別的角色可納入考慮:國王/皇后(也可包括王子/公主、象徵王者的獅子等)、戰士(也可包括騎士、武者等)、戀人(包括結婚、戀愛等伴侶角色)、魔法師/治療師(包括象徵治療的獨角獸、馴獸師、正派或反派巫師等)(如果不知哪裡可購買,可到沙遊物件尋寶小站尋找,不定期有很棒的限量商品)。當你有了各式各樣較完整齊全的模型,放在沙遊室供個案使用時,自然能讓個案在這樣的開放而完整機會中,投入屬於自己心靈世界的英雄之旅。當設備準備齊全時,接下來是助人者對於這類型設備,無論是知識或經驗上的熟練與體會,日積月累的學習、反思過程,將越來越通透沙遊神秘面紗的奧秘與智慧。就如同《綠野仙蹤》裡稻草人給我們的啟發:唯有體驗才能帶來知識一樣。

附圖結構說明

為試圖讓知識結構有系統化地被整理,因此接下來的四張圖,是以幾個重要結構組成。

  1. 左圖:透過圖像意象,幫助習慣視覺化學習者體會文字意境。
  2. 藍色標題:為主要原型角色主題
  3. 綠色文字:此原型角色重要的核心價值,或是存在的功能與意義
  4. 打勾的重點文字:提供反思的路徑
  5. 黑底白字的文字:此原型的陰影或陰暗面(或是它可能困擾的問題面向)

原型角色:國王/皇后

國王原型

在歐洲的童話或傳說中,國王的意象通常象徵著一位英雄展開個人冒險或成長過程最終的故事結局或重點。一位心智成熟者,是經過了一連串的挑戰,而找到了自我認同與價值感。一位迷失於自我心靈世界的人,很需要尋找自我的內在力量,透過種種考驗、建立屬於自己的王國經過,它最終能有了自我的定位。

在鍊金術的象徵中,國王與皇后通常會同時出現。有的時候,則是以「日」、「月」形式出現。當兩者對立、相異之間的狀態,若能彼此共存獲得平衡或是超越(transcendent),個人心靈的整合就發生。鍊金術術語常提到「哲人石」意象(詳細可自行查詢更多資料),就是心理學或靈性成長常提到的自性(self)覺醒或整合。

遊戲中的權力與控制

一個人為了能確認自己心靈世界的領土,可能需要對自己內心控制感力量的安全感。若失去了這樣的領導力量,就可能出現更多因恐懼而生的控制與霸權力量。

在觀察兒童遊戲的主題及歷程,戰爭、領土宣告等是很自然而然的題材。特別在遊戲治療室內,我們會從需要個人內在定位、自我認同感的兒童身上發現這樣的足跡與脈絡。由於遊戲是孩子最自然的語言,較少防衛心包裝這樣的心靈產物;反而若是成人在沙盤創作,不見得如此放鬆及自在展現著各式打鬥、權力、控制或是王者力量的遊戲樣態。無論如何,如果能敏感與熟悉此類「王」的原型能量,自然可從中給予理解與涵融式的回應。

有的人長期受困於來自原生家庭或親密關係獨裁、高控、霸權或詛咒的生活氣氛。例如,飽受精神控制這類無形暴力的親密伴侶關係、或是也許高期望父母生活下的孩子,可能累積無數來自他人權力、控制或也許是「關愛」導致的負面影響。因此,他自己失去了對自己的認同、缺乏了自信、失去了自我定位與控制感。這時,若有機會能在遊戲中喚醒自我的內在力量,重建屬於自己的帝國,自然有機會從中獲得改變的可能及好處。

原型角色:戰士

戰士原型

除了建立屬於自己帝國的遊戲腳本,士兵們戰鬥、扮演軍火戰爭、互相攻擊的遊戲型態,也是遊戲治療室,尤其是男童遊戲,很常見的主題。不同個性及遭遇的案主,在安全與被允許的可控範圍內盡情宣洩後,到底能否幫助這位案主,或許是身為新手助人者或是不了解遊戲治療取向的旁觀者心中的疑問。

例如,可能會出現「這是在幹嘛?」、「XX這樣進去遊戲室玩一玩真的能改變問題嗎?」、「那位XX輔導員/心理師在幹嘛?」等的心理問號,都是很正常的反應。

然而,對於受困於「戰士」原型能量心理困境的案主而言,或許他們很常處於不知為何而戰感到惱怒與挫折。有的人透過批評、耍任性、挑戰界線及規範,以便在忙亂、失控、失序中感受到個人存在感。跟建立王國的原型能量很不同的是,很多類似的困擾源自於因上述情境而失去的自信。

在心靈深處,有個無助的內在小孩。而外在看似一天一天長大的肉體與身軀,只能持續不斷地穿上戰鬥盔甲保護著那無助的孩子。若再深刻一些,這被長期忽略照顧的內心世界,或許遺忘、疏忽、未洞察到自己窮忙一生無數的戰鬥情境,不知如何擁抱及疼惜的自己。

在沙盤上,這樣的腳本或是原型能量,也能依照遊戲治療過程常易於觀察的劇情發現它們的蹤影。而最終,借著戰士的存在,感受到自己生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如果,一個人透過自己的沙盤遊戲,洞見了憤怒、批判、無助、與茫然,你覺得會是怎樣的心靈風景?而身為陪伴與見證遊戲的生命旅人,又如何涵融這一些戰火下更想發聲的心靈產物?

原型角色:情人/戀人

戀人原型

在沙盤上的情人/戀人原型意象,不一定是以「人物」的形式呈現。

過去我在自己以夫妻或伴侶溝通,或是在關係中極度渴望有自我獨立卻離不開另一伴覺得牽絆、不自由等相關主訴的案主在沙盤上使用「雙人床」、「企鵝」、「水獺」這類與「情人/戀人」原型意象的沙遊小物件。

二十世紀重要的心理學分析學家佛洛姆《愛的藝術》書中曾討論過:人的存在、自由與歸屬問題。聖經故事亞當與夏娃吃禁果的比喻,也曾被深究說明一個人若選擇自由、獨立的同時,就放棄了依賴。例如:離開豐衣足食的伊甸園後,就需要自力更生地耕作、打獵養活自己。有時,人們選擇依賴、維持和融的關係,源自於對於獨立的恐懼與不安。當一個人處於焦慮的狀態時,與人建立的關係,就會像溺水時緊抓著浮木求存般無助。

靈魂裡本能的追尋:尋求合一

我們人類心靈世界,靈魂與靈魂之間,本質上是沒有隔閡的,一如陰陽同體,是一體的;但來到人世間為自己設定的靈魂功課,自然分離並獨自走向冒險與成長路上。雖然如此,身為人類的我們,內心自然會透過不同形式,例如:尋求理解和被理解、與人和平共處等的行為或渴望。內在自然會有一股尋求與人合一、融合的驅力。

榮格的「個體化」解釋

「自我」(ego)原是「本我」(self)的一部份。為因應物質世界、社會生活,人們「自我」(ego)形式,例如思想、價值觀、社會角色等生存,因此與「本我」(self)分離。

一個人若要活得健康自在、不偏離內心真實的自己、回到本心,「自我」(ego)和「本我」(self)自然需要不時接觸和溝通,也必須再度結合,融為一體,如同內在戀人的機制一樣,在合一與分離間找到恰到好處的平衡距離。

沙盤上「結合」與「分離」動力的洞見

欣賞沙盤創作及歷程,像是一門藝術。因為,各式各樣的小物件在沙圖展現是多麼地千變萬化。要不是靠著理論的方便門,有時真的不容易發現歷程變化中豐富的訊息及省思機會。「戀人」原型可以給我們部份的碎片,去捕抓、拼湊來自沙圖創作者心靈世界與現實生活中主訴的暗示與提醒。一如占卜師不透露天機的紀律與守則般,當看見了、彷彿理解了,也默默放在心裡見證、不透露,避免因為詮釋與分析侷限了創作者更多自由、豐富心靈美景與自癒之路。

原型角色:魔法師/治療師

魔法師治療師原型

承上文所述,一名治療師在見證與理解沙盤上的原型訊息,我們接著來到了認識「魔法師/治療師」這個原型能量。

大魔法師梅林和亞瑟王拔劍的故事給我們的啟發

亞瑟王與梅林

我們知道,梅林是很有實力有名的魔法師代表人物,其中以輔佐亞瑟成為亞瑟王的故事特別經典。

亞瑟拔劍

縱使擁有一身魔法及預言能力,梅林並未替代亞瑟作戰或運用魔法幫助他拔出「石中劍」,協助他解決面臨的挑戰。身為一名以沙遊治療取向工作的治療師角色,何嘗不是需要有這樣的智慧與堅持?

「魔法師」本身,像是擁有魔法般的超能角色。例如此原型人物能無中生有、把想像變成真實、預知未來等的神奇力量,因此有的人對此角色特別喜歡。尤其在收集沙遊小物件的過程,魔法師的魅力難擋;有的人則是特別喜歡在創作沙圖中放置這個原型的人物。

內在心靈的煉金術

魔法師人物形象呼之欲出的,就是鍊金術師。

鍊金術是古代對於宇宙與創造性的學問,其中探討物質元素組成、型態、還原及轉化的過程,因此有創造的象徵。此探究,原本從物質層面開始,後來還延伸到哲學、性靈學等層次。它們深信,一名傑出或成功的鍊金術士不可能光以物理方法轉換物質,更是通過其心靈轉化而成就。榮格就以「哲人之石」來描述心靈轉化的過程。

全能全知全在的本我(self)境界

如果說修行人學習靜心悟道,最終的旅程是無我無界與萬物相容合一,得道者的心境如同不同宗教中的聖人例如耶穌基督、釋迦摩尼佛、默罕默德等覺悟者境界,或是神明狀態的形象;若要理解榮格理論中提到的本/大我(self)經驗或許對於如此完美的神秘體驗者,較容易幫助未有過較深刻心靈轉化體驗者,理解和體會當中的全能全知全在的心境。

對於「魔法」是否真實存在,對於以科學、理性主導時空下的人們而言,或許半信半疑是很自然不過的現象。「魔法」是否是人「想像」出來的幻覺、幻想或幻象?我覺得可從榮格理論中談到的「自我主導」與「本我主導」狀態辨識。也有治療取向是以你到底是以「心」導向heart-based,還是以「腦」思考導向mind-based,掌握著自己的心思意念、認知、情緒與行為?

人的日常,很自然以「腦」思考方式過活。而「腦」有時可能容易因為個人執著、盲點、慾望而遮蔽了心靈的真相或是誤以為是真理。

魔法師/治療師原型陰暗面/陰影/脆弱

生過小孩的父母或許可體會,懷孕生產的過程,是一場經歷「死亡」搏鬥與「誕生」喜悅的過程;助產醫師或是接生婆,就是那位重要的專業人士。一個人若要從內心世界得到蛻變性成長,自然也會經歷「生死交戰」的歷程和挑戰。如果身邊有一位熟悉內在心靈的「死亡」與「誕生」過程的「治療師」,自然是件幸福與幸運的事。然而,要如何成為一位靈魂接生者?每位治療師個人的生命成長經歷與養成都很不同。

有的助人者自己的生命經驗與體會中,就曾經歷過多次的生死輪迴,因此很熟悉這樣的過程;這樣的「受傷的療癒師(wounded healer)」,因為深刻的生命體會,很自然在某個生命階段,成為了助人者。然而,在他還沒成功渡過自己的關卡,或是未經療癒、復原的傷,容易讓自己在助人過程負荷過大或無法負荷。

任何人若帶著未被覺察的傷,容易在各層面受到較負面的影響。例如,如果一個人曾有一段未處理的關係哀悼,或許在聽見他人關係失落的故事時「無感」或「難以體會痛苦或給予同理」的回應;一位長期處於受苦境遇、吃苦當補少有觸碰內在真實感覺的人,或許對於無法通透「情緒」的本質及如何主導一個人的行為與意念。他們可能以「理性」認知,幫助自己「撐」出一片天/成就,卻可能到人生某個階段發現「心」彷彿是「空洞」的。

沙遊中的魔法師

在沙盤遊戲過程,若心靈能在覺得夠安全、自在、開放的狀態中,魔法師原型是很好釋放以上類似卡住的能量狀態。當一個人有機會創作,那些壓抑在潛意識否認的陰影和脆弱,有了新的流動與促發可能。也許,無需知曉到底「魔法師」變了什麼「魔法」,而自己就運用了「魔法」、創造屬於自己的「魔法」,從中給予來自本能,來自「自我」(self)好好現身的機會。

(心靈的療癒道路,本質就是魔法,前題是你相不相信真實魔法師的真實本身?又或者,你認為這都是矇騙的瘋狂謊言和誘惑?)

Tagged , , ,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