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8

豆子老師創作20110714-1

物件閒聊,關於樹

樹在心理學應用 樹,在屋樹人心理測驗應用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彷彿在敘述著受試者的個人自我意象(如何看待自己)。 在榮格理論具有自性(SELF)的象徵意義。從樹本身的特性來看,樹具有生命力、也是不斷成長的代表。 在大自然景觀創作中,樹是必備元素。沙盤中除了動物、人物的擺放,蠻多玩家會把植物放進個人的沙圖創作內。 因此,不少沙遊或遊戲取向的助人者,會收藏不同的樹,或是自己製作。工作坊研習也常以樹的創作主題,讓大家學會做樹。 其實,除了治療師或輔導人員,我覺得即便是普通老百姓,也很適合把製作樹的活動當作休閒娛樂,或是舒壓放鬆的活動。完成了自己的樹,不知不覺會讓自己感到心情舒坦。大概,製作樹的意象本身,就跟自己內在有相當層度的接觸。 你會發現,很多時候,每個人手作的樹,有時相當有個人風格與獨特性。因為創作立體的模型,是要把想像創作出來。

Read more
獨角獸象徵

具有療癒力象徵的獨角獸~從它身上三種元素談起

認識獨角獸從三種元素開始 獨角獸象徵存在著三種元素:顏色-白色、馬及角。要了解它,或許可以先從這些元素一一探究。 三個元素的象徵探究 馬是旅行和移動的象徵。身為象徵精神層次的靈性馬,它意味著能到任何地方遨遊的能力。也就是,每當它想要,都能夠有能力在不同的時空中出現。 白色是純潔和完美的顏色。白色與銀色相似,可以代表著月亮、女性能量、直覺與純淨的力量。在煉金術的隱喻中,它是神聖而純潔的原始物(包括智性與智慧)。 兩角動物通常象徵著二元物質的聯繫,而獨角的特徵,提醒著它的獨佔性及超越二元物質領域的界線。獨角獸頭上的角,是以螺旋的形狀出現,更是代表了時間的循環與重複。也是塔羅符號中「劍」的象徵。思想與精神層次的「劍」,更闡述著思想的純潔。在脈輪系統知識學來看,角位於眉心輪位置,像是意識之眼、靈性與神性之窗。 *** 獨角獸有著深刻、純潔與魔法的力量。若是出現在森林之中,獨角獸的出現具有出生、成長、重生和孕育等女性能量的本質。如果它與獅子代表陽光、黃金面向象徵,兩者同時存在時,更意味著煉金術中的結合。 在古老的神話與傳說中,獨角獸具有神秘的治癒能力。當你遇見獨角獸並觸摸它時,可以帶來全面和完整的治療。獨角獸能夠讓人從身體和心靈得到重生與完整的平衡。透過結合智慧與力量,它具有無限的可能性,並且不分界線。藉由突破心理的恐懼,獨角獸的魔力讓人相信自己有能力克服任何事情。 獨角獸的魅力在於它本身的美。作為具有強大力量的生物,它彷彿是象徵轉化力量,教會我們突破限制。 延伸閱讀:從羊泉之書(The book of lambspring)圖徽認識個體化歷程(individuation)中的轉化象徵 購買物件:獨角獸模型

Read more
豆子老師創作-武士-屠龍

從羊泉之書(The book of lambspring)圖徽認識個體化歷程(individuation)中的轉化象徵

在《榮格與鍊金術》這本書,特別提到了一名無名氏鍊金術師著作《羊泉之書》中的圖徽,試圖描述一個人在個體化(individuation)歷程,描述心靈世界意識與潛意識之間如何運作。傑佛瑞.芮夫〈Jeffrey Raff〉認為,在臨床治療當中轉化經驗極為重要。在榮格的靈性模型中,助人工作者特別是以沙盤或潛意識工作取向為主的治療師,了解及分辨自性〈Self〉和自我〈Ego〉內在經驗,離不開意識〈conscious〉的自我和潛意識〈unconscious〉的情結〈complexes〉及原型〈archetype〉的了悟。 圖註:《羊泉之書》中第二張圖徽。自我(武士)穿在樹林中與潛意識(黑龍)相遇並展開大戰。黑龍彷彿未馴化的潛意識,而武士有如立場堅定的意識,正與彼此對抗和交戰。而「劍」正好是激發潛意識內部改變,重要的轉化道具。(摘自《榮格與煉金術》P153) 從武士與龍轉化為公鹿與獨角獸 圖徽中的第二張及第三張,描述著自我(ego)如何從陽剛能量轉化至較為柔軟、彈性的變化歷程。龍及武士,代表了陽剛力量;而鹿與獨角獸,代表了陰性柔軟的力量,但仍然保有一些陽性的力量。一系列圖共有三次重要的轉化,這是從第一張圖徽後展開第一次轉化。 圖註:《羊泉之書》中第三張圖徽。經過前面武士與黑龍的努力,此時獨角獸開始取代武士,而鹿則取代黑龍。他們從兩兩對立,此時較為緩和,而且互相都擁有著對方的屬性,例如雄性和雌性(附註:見文後再補充說明)。這意味著自我意識和潛意識在此階段較能彼此接近而非對抗武鬥的緊張。(摘自《榮格與煉金術》P163) 先從個別象徵開始談起 武士的象徵意象 龍的象徵意象 鹿的象徵意象 獨角獸的象徵意象 獨角獸象徵存在著三種元素:顏色-白色、馬及角。要了解它,或許可以先從這些元素一一探究。獨角獸有著深刻、純潔與魔法的力量。在古老的神話與傳說中,獨角獸具有神秘的治癒能力。當你遇見獨角獸並觸摸它時,可以帶來全面和完整的治療。獨角獸能夠讓人從身體和心靈得到重生與完整的平衡。透過結合智慧與力量,它具有無限的可能性,並且不分界線。藉由突破心理的恐懼,獨角獸的魔力讓人相信自己有能力克服任何事情。(延伸閱讀:認識獨角獸從三種元素開始) 從「劍」到「角」的轉化 劍的象徵意象 劍是轉化的工具,象徵「變」的過程。艾丁格曾提過,刀、劍或任何銳利切割緣,都屬於「分開」(separation)的象徵。武士和他的劍,在煉金術當中具有多層意義。在榮格理論個體化歷程的描述,轉化和統合離不開「分裂」與「對偶」的結構。因此,劍在轉化過程,具備了分開的功能及運作。 在心理學理論與實務上常提到母嬰關係和一個人是否能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就看他是否懂得和母親有合宜的距離與親近。客體關係理論談到「自我分化」,然而榮格理論談「個體化」。簡單來說,只要從一個人生活中探究他與自己和他人的關係是否能有安全、穩定、清楚的界線,卻又不失去親密感,就能判斷一個人身心安適的程度。要如何做到呢?劍的隱喻,試圖描述一個人如何在關係上做合宜的分離。剛開始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懂得運用自己那把劍。當過於銳利,是容易讓關係變得緊張而僵硬的。因此,透過生活中的實踐與種種練習,生命才開始懂得柔軟與彈性。但這又是如何發生呢?請繼續閱讀本文… 緩和下來的轉變與統合 自從獨角獸頭頂上的「角」開始取代了武士手中的「劍」,原本注定只有「分裂」、「分開」,「角」更是展現了其內在力量對統合而非分裂的追尋。當一個人內心深處,比較能敞開心胸接受與自己相異的另一面,緩和的氣氛就能出現。當對偶之間難以分解的糾纏與搏鬥狀態趨近緩和時,雙方關係最終就能前往統合方向前進。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不再使用「劍」切割彼此的關係,卻是由自身長出「角」,並且活用其魔法與力量,相對立的情境就自然而然柔和許多。每隻獨角獸頭頂上的角,是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角。如何運用與使喚,並使其施展魔法,可能就如同每個人都必須認識自己的「獨角」,專注於前往自我統合的成長生命旅程。 從公鹿脫角認識生命再生與循環 一般而言只有公鹿才會長鹿角,而母鹿不會。公鹿出生後的第二年開始長角,第三年才開始長出有出一支分义的角。如此年復一年每年增加一支分义直到某個數量為止。這個數量視鹿種而定,水鹿是三义,梅花鹿是四义,而紅鹿多達七义以上。《羊泉之書》第三張圖徽的鹿是有角的鹿,更暗示了一個個體能重新恢復生命力,且其壽命不斷延長。 在心理治療工作中,一個人心靈轉化的生生死死像是家常便飯。公鹿脫角的隱喻,正好表達了意識與潛意識心靈世界不斷經歷生與死腳本。而死亡,並不是真正的身體死亡,鹿角脫落只不過是另一次生長的機會,更是自然的成長過程。如果能理解這樣的變化,見證著生命韌力,更能對眼前前來會談看似求助的勇士致敬,看待失去與死亡(例如關係的結束與離去)更有另一翻視野。 我個人在沙遊治療個人歷程體驗過程,不時經驗到沙圖創作給自己另一種心靈世界展現的機會。通常,在創作時間,我讓自己保持空白螢幕,放下自己所有對象徵與理論探究的認識,以便給予潛意識足夠的空間表達自己。而個人閱讀與進修時光,偶然會發現理論與經驗往往不謀而合。當對自己的生命經驗與理解方式多了不同的視野,本來心理覺得困難之處,也不知不覺鬆開許多。 總結來說,理論也許是生硬的,而生活是彈性的。讀著、寫著、思考著,期許文字能帶來點統整與紀錄。 延伸閱讀:具有療癒力象徵的獨角獸~從它身上三種元素談起 購買沙遊物件:沙遊物件尋寶小站 (本文章未完成,讓文字與生命在不同的時間整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