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創作沙圖時沙遊玩家要聽內心直覺?沙遊治療師不分析只陪伴和見證?

​圖文 / 豆子老師

通常,我們在創作沙盤圖像時,鼓勵只聽自己的內心直覺。我們不一定知道自己為何選擇特定物件?或是這些物件在沙圖中代表什麼、暗示什麼?或是可能之後會發生什麼?

以沙遊治療取向工作的沙遊治療師,更是不會為沙畫作解釋或分析。

沙遊不分析

從「樹」的特性談起

也許,我們可以從「樹」的主題談起。

樹的生長過程就是如此。它們本身會依照自己的喜好與生長驅力,也許向下、也許向上、也許向左、也許向右長出自己的根、樹幹、枝葉...從來沒有人能預知一棵樹可能會長成怎樣?或是為何如此生長?

榮格認為,「樹」(tree)有本我/大我(Self)心靈結構的意象,而樹的生長過程則像是「個體化歷程」(the process of individuation)。為了個體化過程得到實現,我們必須有意識地降服於潛意識的力量,而不去刻意思考我們該做什麼?正確思想是什麼、或是常會發生的是什麼?

沙遊

就像一棵樹的生長與外貌,沒有一棵樹是相同的,就好比人的心靈發展途徑也是獨一無二。為了接近本我/大我(Self),人們必須做的只是傾聽,以便知道內在的整體當下的特定處境中期望我們做些什麼事。

也因此,為了讓沙畫創作更有機會接近本我/大我(Self),這取向的治療師選擇了不分析只見證。

什麼是本我/大我(Self)?

榮格定義「本我/大我」(Self)時,開宗明義視它為全部心靈的整體,也是心靈的中心,並且是與「自我」(ego)區分開來。他認為人的本能始終都覺察到這種內在中心的存在。每個人以自己的速度、方法及儀式覺察它。不同文化的人,以不同方式來形容本我。希臘人稱本我為人類內在的「精靈」(daimon);埃及人以「附魂」(Ba-soul)來形容它;羅馬人則把它當作每個人生來就有的「守護神」(genius)來崇拜。而較原始的原住民社會,把本我是為保護的精靈,是附身在動物或是物神之上的。

參考資料及推薦延伸閱讀:《人及其象徵》,詳細可閱讀P186-194頁。

Tagged ,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