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如何陪伴處於創傷或壓力事件中(7-11歲)的兒童玩沙遊?

沙遊應用需要考慮年齡層

雖然沙遊不限兒童與大人,然而針對不同年齡的沙遊玩家,陪伴方式與注意事項是很不同的。

在實務工作現場,特別針對特定主訴例如目睹家庭暴力、父母離異等壓力或意外事件的兒童,如果父母親至少其中一人能一同陪伴參與沙遊治療的過程,兒童後來的改變都能有顯著的改善機會。

正因為沙遊治療的方式,是一種創造性治療活動。對於源自與外在事件引發內在生理機制產生的創傷經驗,借助各式感官知覺,包括視覺、觸覺、嗅覺、聽覺等的刺激,以及重要他人的人際經驗,更是創造了一個人的自我整合與修復機會。

允許孩子隱喻與象徵的表達減少敘述事件語言的探問

對於7-11歲年齡階段的兒童,正處於無法抽象思考的具體運思期階段。換句話說,雖然他們能夠具有邏輯思考,卻無法抽象思考。如果大人詢問孩子有關對於事件等等的想法、感受或是以語言方式敘述其內心感覺,恐怕對於問話的大人或是小孩都可能更感到困惑與無助。所以,操作上的陪伴與問話我們通常不問事件沙遊物件或具有明確事件關聯脈絡等訊息。反而可以多讓孩子自由表達自己沙遊作品。

不同孩子可能會說的內容及訊息量很不一定。如果邏輯或脈絡模糊,任何陪伴者都不要太緊張。如果家長陪同沙遊或遊戲過程,記得不一定要知道他們玩什麼、拿什麼物件有什麼象徵意義或是想要分析孩子的內心世界。通常,我們不會馬上知道整個沙遊玩耍過程。

只有在孩子內在準備好時候,自然會具體告訴大人,而且產生改變。通常,他們會以自己的隱喻與象徵表達,而非敘事事件言語方式呈現。這點,跟青少年或是大人在玩沙過程的表現很不同。只要用心陪伴、傾聽他們隱喻式的表達,自然能有機會聽懂他們內在的聲音。當一個人被聽懂,自然就具有療效因子了。大人也很快有機會找到適當的調整或幫助孩子的方法。通常,這部份也可以與心理師這類的專業人士進行討論。

大人應反思:理解「對事件看法」與「解決方法」是你的需要還是孩子的需要?

當大人覺得可能孩子對於重大生命事件的創傷影響,或是某些情緒或行為困擾的同時,很常要留意的是身為大人對孩子的關愛,與自身處於未知情境,或看待事件影響猜測的種種焦慮。

陪伴兒童的沙遊過程更是如此。很多時候,可能因為種種原因,我們或許會想要了解孩子在沙遊過程的點點滴滴。於是,不管是父母或某些助人工作者很可能容易陷入想要釐清事件、遊戲敘事等過程。

從發展心理學認識兒少沙遊應用輔導方法

如果從發展心理學角度來理解該如何使用沙遊治療工作方式陪伴兒童,或許可以提供一個具體的指引方向。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開始發展社會的自我感,對於自己的感覺,有時會不太願意用口語表達情緒。因此,使用沙遊的媒介時,我們盡量很少與孩子直接討論沙盤的論述,反而會讓孩子自己主導整個過程。只要耐心等候,孩子自然長出自己內在智慧與對於事件處理本身的解方。有的時候大人在聽到孩子自己說出口或行為改變反而非常驚訝。然而,別忘了每個人心中都曾經擁有屬於自己內在小孩和智慧老人這兩股本能的原型力量。

如果父母陪同沙遊歷程的陪伴,我們僅需要成為接納、穩定、安全的陪伴客體即可,減少評價、深入探問。如果需要詢問或回應,可以多停留在隱喻與象徵之中,讓兒童感到安全自在地自我表達。

沙遊應用時重要點原則

  • ​允許兒童隱喻和象徵式的表達,除了基本的遊戲規則建立,過程皆讓孩子主導遊戲
  • 大人允許對敘事與沙遊過程理解中的模糊(也就是放棄分析或要求以大人思考方式理解孩子),避免要求兒童以敘述式事件語言表達
  • 正向關懷與接納的關係品質,減少評價自然可以幫助兒童安心地自我表達

​父母的陪同或自我照顧都是重要的療效因子

無論父母有沒有陪同沙遊創作與遊戲現場(是否陪同、如何陪同等細節可以跟心理師討論),事後等父母諮詢時間與心理師合作是很重要的。因為,即便孩子接受了遊戲參與的輔導活動,生活中很多時間,都是父母與孩子相處和生活的時光。諮詢的過程,可以有不同的討論,此諮詢的目的在於諮商時間以外,父母如何接手,成為孩子因應創傷或壓力事件時的陪伴者。

雖然理想上是如此,而往往因為父母可能也處於自己的創傷或壓力事件之中。這時候,父母諮詢可能可以搭配或者改為父母本身接受心理諮商服務。有的時候,雖然生命事件接踵而來的挑戰和難題時,父母很難兼顧親職教養角色。當父母能願意給自己一點喘息時間時,其實對孩子而言,就是很重要的療效因子之一了。

親職輔導的選項

只要你願意,都能給孩子最大的幫忙。 

  • 親子沙遊(家長陪同孩子參與沙遊過程;事後家長與心理師進行親職諮詢)
  • ​家長與孩子分開接受心理諮商輔導

其實,當然關於沙遊的應用技巧還有很多細節。然而,如果能簡單做到以上幾點,留意到針對不同年齡的孩子,有不同的方式和注意事項,或許對很大部份的人就有很大幫助了。


文:豆子老師

參考書目

Stephen A. Armstrong(2012)著,許智傑、謝政廷翻譯《人本取向沙遊治療》

Tagged

發表迴響